这波操作真厉害!“炒鞋”都有指数了
时间:2019-09-04

  原标题:“炒鞋”都有指数了:AJ指数、耐克指数和阿迪达斯指数

  炒鞋,真一波厉害的操作

  2017年冬天,身边的一位女性朋友花4400元买了一双“Yeezy”,这是记者第一次见识到:鞋也是可以炒到天价的。2019年,潮鞋越炒越热,买鞋难度直逼北京车牌摇号,甚至出现了炒鞋APP和炒鞋交易所。

  仔细观察,其实身边的年轻人“炒鞋”已经不是新闻,炒家对于套路也是轻车熟路。如今的运动品牌,如阿迪、耐克、乔丹,已不仅仅只是售卖基本的篮球鞋、足球鞋,不断推出的设计师款、限量版、网红版等正是“炒鞋”火热的背后力量。

  据了解,Yeezy和Air Jordan是目前潮鞋市场的明星产品。相关数据显示,2018年球鞋二级交易市场中,AJ占据了44%的份额,Nike其他品牌占26%,Adidas占24%,而这三大头部品牌在二级交易市场分别溢价59%、58%和25%。

  不久前,全世界最贵的球鞋Air Yeezy 2(Red October)以1700万美元的价格在网上成交,让人大开眼界。这样的天价实属难得一见,但在鞋圈,价格一天翻倍都属于“基本操作”。记者在某APP上看到,比较畅销的尺码在上市后立马涨价2000元,“得亏我脚长得省钱,鞋码还是原价。”追求潮鞋的网友为了脚的尺寸,也可以有喜有悲。

  但炒鞋引起关注的最大原因是,鞋市发展了一套初具规模的线上交易体系。鞋已经不是那个鞋了,可以说,潮鞋,已经具备了期货和股票的特质。

  抢到限量鞋款购买资格仿佛打新股,科研所工作的曹小姐告诉《工人日报》记者,为了抢到购买资格,她张罗七大姑八大姨都加入了抢资格大战,身边的朋友也都在品牌官网上预约。“不一定非是我穿的尺码,只要是能抢到就行。穿不了卖了也能赚钱啊!”曹小姐说。

  而采访中曹小姐向记者推荐了多款“炒鞋”APP,这些APP甚至推出了行情和实时报价功能,并且根据过去24小时的交易额编制了“炒鞋”三大指数:AJ指数、耐克指数和阿迪达斯指数。看来,炒股落伍了,炒鞋才是现代年轻人热衷的事。

  炒鞋这波神秘操作,催生出了以毒、Nice和斗牛为代表的球鞋转卖平台,也就是人们所戏称的“球鞋二级市场交易所”。毒APP在4月底刚完成新一轮融资,估值已达10亿美元,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球鞋转卖平台。

  而据相关人士透露,毒APP2018年GMV (成交总额)超百亿元,估计2019年将为数百亿元。转卖平台StockX在2018年时便收获了4400万美元的融资,并在当年就创下了7亿美元的营收。而到了今年,StockX的市场估值已超过10亿美元。

  局外人对这几天鞋圈的火热表示看不明白,炒鞋的段子倒是一波一波刺激着热衷于此的圈内人。“知名球鞋‘倒爷’囤了127双Yeezy 750 Boost,卖出后两天获利约150万元人民币。”“25岁青年拿着家里给的首付进入炒鞋圈,现在月入百万元。”

  等一下,先不要被“月入百万”的神话故事砸晕脑袋,炒鞋带来的金融风险不可忽视。据相关报道,炒鞋的投资者在一些球鞋交易APP上可以变相获得金融机构的杠杆资金支持,这是币圈APP所不具备的功能性。根据毒APP、Nice APP提供的信息显示,有金融消费平台可以为购鞋用户提供分期付款服务。由于正常的买鞋子来穿,与买鞋子来炒行情都在同一个APP上完成,这其中就存在用户借钱实现加杠杆炒鞋的可能。

  更现实的问题在于,真正想穿鞋的买不到,买到鞋的人不为穿。炒鞋,俨然成为一种资本游戏,还是风险比较大的那种资本游戏。以至于不久前国内某球鞋交易平台发布了“鞋穿不炒”的倡议书,提出球鞋是广大消费者体验潮流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,“球鞋是用来穿的,不是用来炒的。”听听这口号,耳熟吗?

  不过,炒鞋倒也不是无用的,鞋成了金融产品,一些00后炒鞋甚至学会了一套套的经济学理论,学习的劲头在此展现得淋漓尽致。最后还是要提醒一句:炒鞋有风险,入圈需谨慎。(记者徐潇)

style="padding:10px;" class="syshide">